您目前所在位置:苏桥资讯>社会>迫不及待要给美国人民“撒钱”,杨安泽能杀出重围挑战特朗普吗?

迫不及待要给美国人民“撒钱”,杨安泽能杀出重围挑战特朗普吗?

2019-11-06 16:31:05      访问量:4278

记者|刘芳

“今天,美国的一切都以金钱为中心:我们的学校、医院、媒体,甚至政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再相信这个系统。我们需要我们的国家再次为我们服务,而不是反过来。我们应该把自己视为这个民主制度的所有者和股东,而不是巨型机器上的铆钉。”

这是亚洲候选人杨安泽在当地时间9月12日举行的下届大选民主党初选第三场辩论中的开场白。他立即宣布,他将使用竞选资金,在总共一年的时间里,每月向10个美国家庭每人发放1000美元。在电视上,球场上的对手可以听到难以掩饰的嘲笑。另一位候选人艾米·克洛布查尔甚至拍了拍他的背。

在美国历史上,没有总统候选人提出过这样的其他想法。事实上,这只是杨安泽设定的一个“小目标”。他的最终竞选目标是给所有18岁以上的美国公民每人每月1000美元的基本收入。

当杨安泽刚刚宣布竞选2020年总统时,他的支持率曾经是0%,而且他从来没有任何政治经验。对选民来说,他的存在感非常低。在杨安泽进入第三轮辩论之前,他的报道在所有民主党候选人中是最低的。

统计数据显示,杨安泽是9月12日辩论中发言机会最少的候选人。他的总发言时间是7.9分钟,不到前副总统拜登的一半。即便如此,cnn评论说,没有一个候选人比杨安泽更受关注。

杨安泽的注意力来自四面八方。首先,以《纽约时报》为代表的媒体质疑他使用竞选资金给选民的计划是否违反了美国选举法。

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fec)前副总顾问阿达夫·诺伊(Adav noti)表示:“选民捐赠血汗钱只是为了用于竞选活动。法律明确规定个人开支不属于选举活动。”《纽约时报》认为,10个补贴家庭将不可避免地将竞选资金花在个人支出上。

但几乎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的同时,风险投资家亚历克西斯·奥哈年在推特上回应道:“我太喜欢这个想法了。如果你不方便,我会付钱的。我们经常在网上谈论人工智能的未来。我国需要探索适应已经发生的大规模自动化的方法。”

O 'Henin,1983年出生于纽约,是著名在线社区reddit的创始人。同时,他也是网球运动员瑟琳娜·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的丈夫。2019年,威廉姆斯的净资产约为2亿美元。

Ohine并不是唯一认同杨安泽观点的硅谷大亨。一个月前,埃隆·马斯克也高调宣布支持杨安泽。

关于向10个家庭分发资金的计划,杨安泽的团队在一份声明中写道:“通常,当你向总统竞选捐款时,候选人会把钱花在昂贵的政治顾问和广告上。历史上第一次,你的候选人会把钱还给人民。”

美国时间9月12日最新的综合民调显示,杨安泽的支持率目前为3%,在20名民主党候选人中排名第六。鉴于在9月12日参加辩论的民主党候选人中,有一名前副总统、五名现任参议员、一名前国会议员,最糟糕的是还有一名市长,杨安泽的支持率大幅上升确实令人惊讶。

上个月,美国政治和文化杂志《大西洋月刊》发表了对杨安泽的独家采访。

在一次独家采访中,杨安泽说:“世界已经改变,而且仍在改变。政治家不能解决21世纪的问题,因为大多数政治家根本不明白21世纪的问题是什么。”

他还告诉记者:“如果你是一名政治家,你的动机是说得好,然后当选。解决问题是次要的,因为你必须筹集资金才能赢得连任。但是没有人会检验你说的话。与此同时,社会正在分崩离析。”

44岁的杨安泽来自一个高科技家庭。他的父母是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研究生时认识的。父亲是物理博士,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获得了69项专利,而母亲是艺术家。

根据杨安泽的说法,他年轻时是个孤独的亚洲男孩。中学生经常用轻蔑的语言来称呼他(chink,gook),这就是为什么他总是特别关注弱势群体。

1992年从布朗大学经济系毕业后,杨安泽就读于哥伦比亚法学院,后来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在2017年11月6日向联邦选举委员会申请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之前,杨安泽一直从事创业和教育,为美国年轻人创业提供资金和实习机会。

2012年,杨安泽因其在创业和教育方面的成就被时任总统奥巴马授予“白宫变革冠军”称号。

尽管与其他久经沙场的政治家相比,杨安泽在创业和教育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但它无疑是候选人中政治资历最低的“小白”。

难怪《华盛顿邮报》记者大卫·维格在3月份的文章中说,杨安泽对讨厌政客的选民特别有吸引力。对大多数选民来说,杨安泽的“自由红利”选举政策与两党政治无关,但与民生息息相关。

杨安泽认为,随着人工智能和机械自动化的快速发展,许多工作将逐渐被取代,这将带来巨大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每人每月发放1000美元的计划是解决“技术失业”的关键。

杨安泽在竞选网站上写道:“全民的基本收入与一个人的工作条件或任何其他因素无关。这将使所有美国人能够支付账单、教育自己、创业、更有创造力、保持健康、重返工作岗位、花更多时间和孩子在一起、照顾爱人,并真正为未来做出贡献。”

据杨安泽估计,到2025年,这一基本国民收入将使美国经济增长12.56%-13.10%,约合2.5万亿美元。同时,该政策将增加450万至470万工人。

在此前的辩论和媒体采访中,杨安泽反复强调全民基本收入在美国历史上并不是一个激进的想法,甚至与对手共和党有着更深的联系。

早在1790年左右,美国的开国元勋之一托马斯·潘恩(thomas paine)就写了一本名为《土地正义》的小册子,呼吁通过对土地所有者征税来分配所有公民的基本收入。今天,许多美国历史学家将这本小册子视为社会保障体系的学术基础之一。

20世纪60年代,以马丁·路德·金为代表的民权运动领导人公开呼吁将全民基本收入作为解决社会收入差距的手段之一。就连以自由市场观点闻名的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和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也公开表示支持全民的基本收入。

从1968年到1971年,共和党尼克松政府在几个州进行了全国基本收入试验。国民基本收入法案两次获得众议院通过,几乎成为尼克松政府最重要的里程碑式法案之一。尼克松政府的计划是每人每年提供1600美元,相当于2016年的10000美元,略低于杨安泽每人每年12000美元的目标。

除了“技术失业”和全体人口的基本收入之外,杨安泽对美国其他热点社会问题的看法和反应也大相径庭。

例如,当被问及妇女堕胎问题时,杨安泽认为男性立法者无权谈论妇女的生殖权利。应该完全由女性立法者自己做出决定。

例如,在枪支管制问题上,杨安泽曾听到人们因枪支而失去孩子时,他掩面哭泣。他认为,全面的枪支控制和现有枪支的免费升级是防止悲剧发生的关键,这样除了枪支拥有者之外,其他人就不能扣动扳机。

如果说杨安泽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可以证明他是合格的民主党候选人,那就是对现任总统特朗普的直言不讳的批评。在这方面,杨安泽有很大的优势和特殊的幽默天赋。

首先,作为移民的后代,杨安泽对特朗普利用移民作为“技术失业”等社会问题的替罪羊深感不满。在昨天的辩论中,杨安泽说:“特朗普想建一堵墙来限制移民,我想说,欢迎移民到美国,因为你的孩子将有机会竞选总统。”

作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杨安泽没有购买特朗普自己的创业能力。杨安泽曾经说过,真正的企业家绝不像特朗普。因为特朗普的阵营“满是盲目的追随者,没有人告诉他真相”。因此,不要认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是企业家的代表”

当谈到为什么杨安泽认为他能打败特朗普时,他曾经说过:“与特朗普相反,我是一个喜欢数学的亚裔美国人。”

然而,现在讨论如何直接对抗特朗普还为时过早。杨安泽必须首先考虑如何击败该党的特工拜登、桑德斯和沃伦。

足球盘口


上一篇:希拉里·达芙扎高丸子头戴墨镜很是悠闲,与未婚夫对视感情甜蜜
下一篇:记者:厄齐尔落选是埃梅里的决定,球员没有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