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位置:苏桥资讯>综合>身有彩凤双飞翼 中俄双向的友谊使者——左贞观
热点新闻
沙特石油设施遭空袭 美再将矛头对准伊朗 伊朗最高领袖喊话美国
奥地利国民议会今日大选,保守派预计将获胜
银保监会:加强对银行保险机构员工履职行为监管
​山东人民生活迈向全面小康 2018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大兴机场将迎首个冬春航班计划,日均航班量达280班
尝试信贷规则与国际接轨、尝试放开个人跨境投融资……自贸区金融
未来之中国 必将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拥抱世界
今天,你“拼”了吗?
老年人,现代医学证据显示,这样吃对心脏好
注意!一组图告诉您如何理性上访
社会新闻
张柏芝三胎儿子现身露真容,圆嘟嘟的脸超可爱,表情丰富活泼好动
江苏连云港花果山突发山火 消防救援力量正在扑救
永州市林业局开展主题教育集中学习
马卡:J罗已赢得齐达内和皇马球迷的信任
牛!省实验中学高二学生创新大赛获三项大奖
16核锐龙9 3950X官宣延期:不是缺货 等待或有惊喜
身有彩凤双飞翼 中俄双向的友谊使者——左贞观
一组动图,带你回顾陆军方队受阅官兵的精彩瞬间
在这里,华为最新AI算力爆发
孙雪涛一行赴北京衔接脱贫攻坚定点帮扶工作

身有彩凤双飞翼 中俄双向的友谊使者——左贞观

2019-12-02 11:45:56      访问量:959

作者:薛范(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

左贞观——我很久以前就从音乐学院的朋友那里听说过这个名字,知道他是“中国人”和“俄罗斯人”,也是中俄友谊的双向使者。

1.有缘千里之外相遇

1989年,我在苏联《音乐生活》半月刊上读到左贞观先生署名的一篇文章。它被翻译出版在1989年第11期《人民音乐》月刊上,标题是“苏联作曲家看中国”。

20世纪90年代末的一个晚上,我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负责人宣布他是左贞观,并从俄中友好协会副主席库里科娃那里得到了一些信息。当我去他住的静安酒店时,他打开门走了出来。我有点惊讶,因为我看到的是中国的真实面貌。哪里有“外国面孔”?这就像一个混合体。

左贞观在俄罗斯爱乐乐团排练。信息图片

他说他认识我很久了,收集了几首由我编辑出版的俄苏歌曲。他还看到我翻译并发表了他在《人民音乐》上的文章。左贞观那天还给我寄了一大叠中文版的“苏联妇女最喜欢的歌”专栏剪报。本专栏几乎囊括了所有问题,占据了两页篇幅。它特别选择和介绍了苏联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最流行的歌曲。我给《苏维埃妇女》编辑部写信,自我介绍。我还赠送了我刚刚出版的三本新书:《1917-1987年苏联歌曲选集》、《100首苏联最新抒情歌曲》和《100首苏联最新电影歌曲》。六个月后,我在1990年收到了对方的第10期《苏联妇女》。本期“苏联人民喜爱的歌曲”专栏变成了“薛范”专栏。编辑部写道,我们非常受欢迎的节目“最近收到了最珍贵的回复——一封来自薛范的信”。在歌曲《莫斯科郊外的夜晚》中,译者的名字在中国广为人知。薛范毕生致力于苏联歌曲的翻译。”

我们的话题围绕着这些材料。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这个专栏是由左贞观和他的妻子娜塔莉亚·帕纳修克(Natalia Panasyuk)策划和撰写的。“苏联人民喜爱的歌曲”一栏只有“苏联妇女”的中文版本。编辑部知道中国人喜欢苏联歌曲,从20世纪50年代起推荐了30到40首新歌。当时,即使是我,一个专门从事歌曲翻译和研究的人,也不了解20世纪50年代以后苏联歌曲的情况。这些剪报真的给了我“寻宝”的感觉。

有了这个话题,我们立即消除了陌生感。第一次接触后,将在上海、哈尔滨等地举行音乐会和研讨会。最难忘和最感激的是,当我2007年访问俄罗斯时,他安排了一次与苏联歌曲作家巴赫·穆托瓦的会面。我翻译并介绍了她的许多作品。她是一位深受俄罗斯和苏联音乐爱好者尊敬的音乐家。左贞观实现了我的梦想。

2.生活就是在正确的时间运气。

左贞观1945年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他的祖母是定居在俄罗斯的乌克兰人,祖父是中国人。他的母亲是混血,嫁给了一个丈夫和一个中国人。因此,现在是第三代,只能说血液是四分之一的杂交。事实上,就外表而言,我在左贞观身上看不到任何“外国味道”。

左贞观的父亲来自常州。抗日战争期间,他被分配到新疆伊犁服役,在那里他娶了一个混血女人。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于1945年。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欧洲战争结束了,中国抗日战争迎来了胜利。那一年真是快乐的一年。祖父给他的孙子起了一个中文名字“左震关”。父亲给他的儿子取了一个外国名字“维克多”,意思是“胜利”。后来左贞观的俄文名字是“维克多”。新中国成立后,他们一家搬到了上海。左贞观的父母在复旦大学教书。他们不从事音乐工作,但喜欢欣赏古典音乐。那一代知识分子特别喜欢俄罗斯音乐和苏联歌曲,这自然影响了年轻的左贞观。父亲还邀请了一位俄罗斯钢琴老师教他弹钢琴。

13岁时,左贞观进入上海少年宫管弦乐团,自告奋勇学习演奏大提琴,这是他父亲喜爱并多次提及的。他第一次参加排练。曲目是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他的心震惊了,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甚至现在,当提到这个话题时,左贞观动情地说:“我清楚地记得排练后,我昏过去了,醒来时感觉完全不同,就像被震惊了一样。从那时起,我开始疯狂地喜欢音乐,音乐在我未来的专业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音乐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就像呼吸空气一样。”他努力学习阅读乐谱,创作音乐和管弦乐器,这使他在当时与众不同。他的整个身体和音乐融合在一起,那些日子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回忆。

左贞观创作了芭蕾舞剧《滴水之河》的剧照。信息图片

左贞观喜欢阅读苏联文学,尤其是苏联电影。用他的话说,他是看苏联电影长大的。至于苏联音乐电影,它更受欢迎。例如,歌剧电影《尤金·奥涅金》在任何电影院放映时都会前后看15遍。俄罗斯文化中的唯美主义给了他年轻时的新灵魂。

1958年,他的父亲被打成历史上的反革命分子。母亲和她的四个孩子都受到了影响。中苏关系恶化后,生活变得艰难。为了防止这四个孩子的未来受到影响,母亲以去西伯利亚祖母家的名义申请带孩子去苏联。那一年成了左贞观一生的分水岭。

左贞观进入伊尔库茨克音乐高中,每天练习钢琴十多个小时。很快,他通过了语言障碍,适应了新的生活。他后来参加了国家新西伯利亚音乐学院大提琴系,并于1971年毕业后被分配到专业交响乐团担任大提琴首席。

1973年,他进入莫斯科国立gnesina音乐学院作曲系深造,师从著名音乐教育家李希利·金斯基教授(Leahy Lee kinski)。他于1978年毕业,完成了从单一乐器演奏家到全能作曲家的飞跃。在他的阅读过程中,他的“节日序曲”获得了全苏联青年作曲家比赛的一等奖。毕业后,他被莫斯科作曲家协会吸收,他的生活和工作从西伯利亚转移到首都莫斯科。

左贞观说,影响和塑造他世界观的第一件事是艺术,例如音乐,他特别热爱和崇拜柴可夫斯基的作品。例如,文学,尤其是俄罗斯文学。梵高的书信集影响了他的艺术观。他很幸运地遇到了许多名人和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特别是杰出的音乐教育家亨利希·李·金斯基(Henrich Lee kinski),他不仅教他如何写音乐,还教他如何像他父亲一样做人。

那些年,他忍不住偷偷看了苏联报纸和广播中关于中国的零星信息——中国发生的事情仍然令他担忧。

左贞观在中苏关系早期来到苏联。在他的一生中,他没有因为他的中国血统和中国人民的外表而受到歧视。他对此一直心存感激。然而,在中苏关系解冻之前,总的环境不可能不影响他。他的作品既不能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演出。

中苏关系开始解冻,一切都变了。1987年,苏联作曲家协会的领导人、著名作曲家赫克托·连尼科夫特地请左震·关表示歉意。那年9月1日,在莫斯科著名的圆柱形大厅里,左震·关庄严地举行了一个特别的晚会,将他的诗歌、散文和音乐融为一体。左贞观的作品将中国古代音乐的精髓与现代西方作曲技法有机结合,创造出中西音乐相结合的独特节奏。过去苏联观众很少接触到它。它令人耳目一新,气氛非常温暖。音乐会结束后,大厅里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左震·关一个接一个地走上舞台,放弃了谢幕,“巨大的幸福瞬间包围了我。”最后,他用女高音演唱了一首自己创作的歌曲《故乡》,感谢观众。“我的祖国在美丽的南方。清澈的水从她身边流过。祖国,你美丽的形象,将永远萦绕在我的心头……”长期与祖国疏远的海外华人听到这首歌,会放声大哭。

那天晚上还有一个感人的插曲。左贞观惊喜地发现,他年迈的父亲和家人甚至出现在音乐会上。我的父亲已经康复,并拜访了新西伯利亚的亲戚。作曲家协会“成人之美”专门派人悄悄地把家人从新西伯利亚带到莫斯科听音乐会。29年后,父亲和儿子很高兴在这样的场合再次见面。左贞观及其同事有许多朋友、老师和学生出席。他们以热烈的掌声向左贞观一家致以最美好的祝愿。这真是一个永远不会忘记的聚会。我对左贞观说:“生活有时真的太戏剧化了!”他反复说,“是的,是的,这真的很戏剧化。”

3.国情困扰着我。

对左贞观来说,1987年是最具有特殊意义的一年:举办个人作品专场音乐会,让相隔29年的父子重聚,26年后第一次回到中国。

他在俄罗斯生活了27年,几乎没见过中国报纸或书籍。对他来说,“中国”是一个友好的名字,也是一个陌生的国家。但是他在上海的家乡经常出现在他的梦里。他以为这辈子再也回不了中国了,但这个机会出乎意料地来了。在他离开的前几天,当他想到中国时,不禁感到一阵心跳:“当你踏上祖国的土地时,千万不要心脏病发作。永远不要坚持。”

当他踏上祖国的土地时,他没有患心脏病,但是周围的气氛、周围的噪音和周围的面孔唤起了他童年的记忆。被梦想困扰的上海必须走了。他去了东湖路和新乐路,在那里度过了童年。年轻时,他觉得老房子很大,前面的路也很宽。他现在看到的建筑看起来很小,道路也很窄。我已经27年没说中文了。我现在和人们交流,有时我张口结舌,不知道如何用中文表达。

从那以后,左贞观几乎每年都来中国几次,在音乐和文化界交了很多朋友。他隐约感到两国之间的隔阂已经疏远了这么多年,现在两国人民迫切需要相互理解和沟通。沟通需要有人来配合,但是谁来做呢?左贞观觉得自己无疑是最佳人选。用他的话说,“我和俄罗斯人在一起。我绝对是俄罗斯人。我和中国人在一起。我100%是中国人。”他有艺术专长,精通两国语言,熟悉两国文化,双方都有广泛的接触——他有蔡峰的两翼。有了这样一个独特的优势,他已经把“牵线搭桥”作为他义不容辞的使命,不管他是自愿做还是利用这种情况。

碰巧的是,也就是在1987年,天堂的巨大力量落在左贞观身上。中国外交部给苏联外交部发了一封信,询问冼星海的情况。20世纪40年代,冼星海曾生活在苏联,死于莫斯科。五年多来他是怎么生活的?他有什么作品或遗物吗?

1987年,中国和苏联都想解决多年来的隔阂。苏联作曲家协会收到了苏联外交部的一封信。我首先想到的是左贞观。这个协会的作曲家不是中国人吗?左贞观十几岁时在上海听过“星海之夜音乐会”。他知道冼星海在他去世的那一年刚刚出生,冼星海是他崇拜的音乐家。在寻找他祖先的脚印时,他坚持说,“看来我和冼星海有一种缘分”。他仔细研究了中国音乐家协会提供的大量资料,知道冼星海在苏联的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哈萨克斯坦。因此,他立即动身前往哈萨克斯坦,拜访了几乎所有接触过冼星海的人,并为冼星海参观过的地方拍照。值得称赞的是,他还找到了失踪的冼星海的第19部作品《哈萨克歌曲集》。在阿拉木图,他还在冼星海生日那天举办了一场纪念音乐会。中国文化代表团和冼星海的女儿辛妮娜也出席了音乐会。此后,他还在莫斯科举办了一场内容相同的音乐会。这些经历,他写了《苏联的冼星海》,发表在《人民音乐》1989年第5期。读完之后,我想,如果不是左贞观,谁会填补这一历史空白?这可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我担心它可能不会在短时间内顺利完成。因此,当我后来见到左贞观时,我对他说:“当你接手这个任务时,恐怕你自己可能也没有意识到它的重要性。你为中国现代音乐史做了一件好事。”

作者是左贞观(右)。信息图片

为了交流中俄文化,左震·关从他的角度出发。他经常在莫斯科组织一些关于中国音乐艺术的演出。在新中国成立40周年之际,他为女儿的学校挑选了许多中国音乐乐谱。女儿的同学们高兴地聚集在“友谊之家”举行中国作品音乐会。不仅电视台去看了录像,中国驻苏大使馆也派代表参加了。1995年,在徐悲鸿诞辰100周年之际,左贞观也举行了相应的纪念活动。他还经常背诵他最喜欢的唐宋诗词音乐。他说:“事实上,俄罗斯人特别喜欢李白和杜甫,对他们的诗非常熟悉。在紧张的中苏关系中,书店里几乎没有中文书籍,但俄罗斯版的唐诗宋词总是可以买到。”

俄罗斯有大量中国学生在国外学习。1999年至2010年,左贞观在每年4月和5月自费租用音乐厅,在“莫斯科之春”期间为中国学生举办特别音乐会。他要求学习音乐的中国学生演奏中国和西方作品。这不仅能让俄罗斯人理解中国传统音乐,还能展示中国学生的专业技能,一举两得。

1992年,香港著名的雨果唱片公司请左贞观帮助寻找杰出的莫斯科管弦乐队,为祁雨录制她继香港流行歌曲之后的第五张英文专辑《隐藏的爱女人》。左贞观挑选了莫斯科最好的音乐家一起录制,专辑发行后获得了几项国际金唱片奖。在这个过程中,左贞观提出了组建自己的管弦乐队来录制音乐的想法。“俄罗斯爱乐乐团”从此正式成立。当时,管弦乐队的水平极高,有来自7个国家交响乐团的80名音乐家,其中包括8名优秀的艺术家和6名国际和全俄罗斯音乐比赛的获胜者。该乐团经常在莫斯科和其他主要城市举行音乐会,并定期为莫斯科国家爱乐协会举办一系列特别音乐会。该乐团去过日本和欧洲演出,得到了很高的评价,在中国演出的次数甚至更多。他带领管弦乐队排练并录制了《梁祝》以及朱健儿、丁善德、王西林、陈刚、陈培勋、陈永华、黄安伦等许多大陆和港台作曲家的作品。

1997年7月香港回归祖国时,他应邀率领俄罗斯爱乐乐团到香港参加回归仪式的演出。两年后,乐团再次应邀在澳门回归时演出。

1999年,俄罗斯爱乐乐团在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大厅举行盛大晚会,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中国驻俄罗斯大使、俄罗斯文化部长等嘉宾出席了晚会。乐队与中国音乐家一起演奏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和钢琴协奏曲《黄河》。这些作品由俄罗斯爱乐乐团在俄罗斯首演。因此,该管弦乐队在莫斯科被称为“中国管弦乐队”,莫斯科的同行称左贞观为“非常俄罗斯化的中国人”。

也是在1999年,左震·关因其在音乐创作上的成就和在中俄文化交流领域的贡献被叶利钦总统授予“俄罗斯杰出艺术家”称号——他是第一位获得这一荣誉的中国音乐家。

2005年,普京总统授予他一枚国家荣誉“友谊勋章”,以表彰他对促进中俄文化交流的杰出贡献。

左贞观真的应该得到这个荣誉。

4.隔着山和海有一个知心朋友

左贞观写了许多有影响的作品。虽然他16岁就离开了他的故国,但这个故国已经成为他心中遥远的梦想,但中国文化已经融入他的心中,不可分割。他在音乐中倾注了他对中国的感情。他的作品不仅包含了浓厚的中国元素,还融入了俄罗斯文化的精髓。一旦出版,它们就引起了极大的兴趣。

左震·关的作品包括大提琴奏鸣曲(1983年)、李白的三首诗(1987年)、中国古典诗歌浪漫歌曲(1989年)和钢琴作品(1989年),以及他在大学时期创作的作品。他在1990年创作了《汉宫中的月亮》(Moon in the Han Palace),将中国传统的打击乐器如钹、钹、锣、鼓和木鱼加入到西方弦乐器中,形成强烈的声学对比。1993年创作的《五行》甚至让中国打击乐器发挥了主导作用。

他在著名的云南民歌《小溪流水》的基础上,吸收和提炼了中国民族音乐的精华,创作了同名小提琴协奏曲,受到业界的高度赞扬。2006年,他将《河上漂流》改编成两幕芭蕾。故事大致如下:龙宫王子爱上了一个在高原湖边独自跳舞的年轻女孩阿维(Avi),而从小就和山林在一起的阿泰斯特也想娶阿维为妻。小女孩和王子之间的爱让阿泰斯特绝望地点燃了山林。族人决定与带来灾难的王子一起向滇池龙王献祭,祈求降雨。最后,王子变成了水,小女孩和王子一起进入滇池,成为“睡美人”。有趣的是,舞台剧的舞蹈指导和50多名舞者都是俄罗斯人。他们穿上中国云南少数民族的服装,在俄罗斯爱乐乐团的现场伴奏下,以芭蕾舞的形式表演了一个中国民族神话。2006年12月5日,舞剧《流水小溪》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首映,随后在上海、浙江、云南等地巡回演出,得到了中国观众的热烈响应和好评。演出于2009年8月在莫斯科举行,以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和中俄建交60周年。

他很小就离开了中国,后来深入学习了中国音乐。在俄罗斯艺术学院工作期间,他写了许多关于中国音乐和音乐生活的文章。1987年苏联《亚非民族音乐》第5期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国音乐理论体系的规律》。文章还提到17世纪中国明代著名音乐家朱载誉,他比巴赫早一个世纪提出了12平均律。苏联同事对此一无所知。

2014年,他查阅了许多资料,采访了许多政党,花了多年时间写了一本由圣彼得堡作曲家出版社隆重推出的学术著作《俄罗斯音乐家在中国》。20世纪初至20世纪50年代,俄罗斯外籍音乐家流亡上海、北京、哈尔滨等地,如齐尔品、阿弗默特、舍甫琴科、查哈罗夫、阿诺索夫、苏士林等,从事创作、表演和教学,为中国音乐产业的发展和人才的培养做出了许多贡献。这本书只是过去的记录。其中文译本于2017年由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并在哈尔滨发行。

俄罗斯作曲家协会的理论出版物《音乐论坛》评论道:“作为一名艺术家,左贞观在创作中显然具有东方传统的思维方式,例如他独特的音色和动静感。”。此外,他非常擅长模仿中国传统乐器的音响效果。他的音乐迷人迷人,显示了他对和谐与完美的不懈追求。《莫斯科晚报》称:“左贞观的作品是现代音乐节上最好的作品之一,足以给任何国际音乐界增添光彩。苏联作曲家协会的理论出版物《苏联音乐》评论道:“他是一位找到自己独特创作方式的作曲家,也是莫斯科作曲家的成功代表。”。

赛车pk10 广西11选5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上一篇:一组动图,带你回顾陆军方队受阅官兵的精彩瞬间
下一篇:16核锐龙9 3950X官宣延期:不是缺货 等待或有惊喜